密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举报者能作秀但愿纪委别作秀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4:12 阅读: 来源:密度计厂家

安徽利辛县国土局干部周文彬,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将去纪委“自首”,并检举曾向上级行贿一事,成为舆论的一大热点。但是,亳州市纪委副书记程效光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则表示,“有作秀的成分在里面”;(4月15日《山东商报》)亳州市纪委信访室主任朱成林则希望媒体“不用太关注”。(4月15日《中国青年报》)

周文彬作为国土局的干部,举报上级的腐败事实,在纪委领导的眼里看,确实是很普通的事情,只要找县里的纪委就行了,如今他却又是自首,想通过自己曾经向领导行贿的事实,证明领导受贿的真实性,而且还把自己自首的过程用微博在网上直播,以图引起网民的关注,的确有作秀之嫌。然而,我认为周文彬的作秀(如果确是作秀的话),不仅完全可以理解,而且值得赞扬。首先,他在多次举报都被有关部门认为只是“很正常的反映问题”,而“均得不到重视和查处”,所以这次的作秀也是出于无奈;其次,用自首行贿来证明被举报者的受贿,不能不说是一种勇敢和无畏,更是一种希望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的策略;第三,从当今一些人在举报贪官后的遭遇来看,确实冒着一定的风险,特别是举报自己顶头上司,更可能带来难以名状的报复,引起舆论重视后,就可能为自己的安全增加一层保护。由此三端,作为举报者的周文彬,不仅可以作秀,而且值得称道这样的作秀。

虽然举报者周文彬能作秀,但是作为查处腐败的纪委却不能作秀,必须脚踏实地对举报的内容进行逐条深入调查,来不得半点疏忽或马虎,更不能用作秀的态度对待举报者的“作秀”。然而,纵观报道所反映的内容,我们却对此不能不有所担心。第一,既然纪委领导认为周文彬的举报有作秀的成分,难免让人担心纪委会以“秀”对“秀”;其次,纪委及国土局一再向记者说明,周文彬对亳州市国土局因“生活问题”免去他的所长职务不满,一度“情绪有些激动”,难免让人担心这次还会以“情绪激动”为由,来一次作秀式的“调查”;第三,现在舆论对周文彬自首举报的关注,已经引起纪委的不满,因此告诫记者“不用太关注”,预示着这次调查也不会被“太重视”,所说“方便的时候,会对媒体有个回复”,难免也只是一句应付之词。至于对周文彬自首举报后,记者到处寻找到他的下落而无处寻觅,似乎充满了担心和祈祷,但国土局的发言人却支吾其词,更让人充满了“这一切都是作秀”的担心。

作为举报者的周文彬能作秀,纪委调查和处理决不能作秀!但愿我的这些担心,都只是杞人之忧,到时候(不只是方便的时候)能向媒体和全社会有个认真明确的回复。(文:金海燕)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自首者具有某种虚弱的优越感,在讨好公众的同时,给自己鼓起了勇气。——小王

越是希望媒体和民众“不用太关注”的事情,媒体和民众越需要关注!微博带来的改变之一就是让“围观”成为一种力量,尽管可能有一些秀的成分,但是暴露的却是实实在在的问题。现在许多地方政府害怕媒体甚至威胁媒体人,在这样的时候,更需要媒体和民众积极关注,只有让官员敬畏媒体、敬畏纳税人,我们的监督权才算有一定的实质性效果。——小迷

现在,有些腐败是集体腐败的窝案,权权交易,权钱交易,即使检举了,腐败者也较难得到应有的惩处,除非数额巨大,性质恶劣,而检举人受到打击报复的机会要高一些。故,周文彬的做法,我并不认为是作秀,可以说是一种被迫的自我保护。相反,根据县纪委个别官员的态度反应,据我的直觉判断,不了了之就是最好的结果。少数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惩处同类,就怕牵出类似于上月才浮出水面的太原规划局的腐败窝案。但愿有广泛的网民的关注,县纪委的检查不会作秀。——栗彦卿

当初行贿,现在又来检举,是上级现在用不上了还是行贿后不见“成效”,是良心发现了还是被压迫太久想报复了?周文彬的作秀不能只看到表面,在鼓励钦佩他的勇气同时,也要想想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动力在“牺牲自己的同时拖别人下水”。他的做法已然在夹杂着舆论、媒体关注的同时将纪委推上了风波亭。但愿纪委能够在成为焦点时不要头脑发热,冷静理智对待。给良心也给事实一个公正的交待。——关关

在怀疑主义者们的眼里,任何破天荒的事情,都像是在作秀。谁说谁是在作秀,不是多么重要;重要的是,作秀的水平和结果!如果这个秀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再如果这个秀能够带来预期的效果(当然是正面效果),这个秀,可以作。 作秀就像是摆拍,像是电影,像是舞台剧;不作秀则像是抓拍,像是真实的街头。我觉得我们可以去看秀,这个很正常,属于“文艺”的范畴。——马超

是否作秀交给时间去证明。就举报而言,是一起好的网络秀,起到了带头监督的作用,给广大的监督者起到很好的鼓励和肯定的作用。——刘鹏飞

周文斌在多次举报都被有关部门认为只是“很正常的反映问题”,而“均得不到重视和查处”,由此可见相关监管职能部门对举报看得很平常,并没有把举报作为重大事情放在心上,面对这样的监管部门,那些贪官们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程鹏丽

这样的事儿即使是作秀,我们也该欢迎。能够讲出来,就是对在暗处的那些灰色东西曝光。我不大懂,纪委为什么会不满这样的作秀。是觉得有压力还是怎样。纪委的工作,本来不就是对这些事情进行调查处理么。周文彬不过是以一种新的形式投了一封上访信,纪委又何必告诫记者“不必太关注”呢?但愿,所担心的“以秀对秀”的事儿不会真的出现。——杨文

作秀成了家常便饭,试问是否每一件不太磊落的事情都能用作秀的幌子来掩盖真相?——李斐

这样的作秀实属无奈之举,用新兴的网络微博方式来举报,实名制包含了巨大的勇气。如果这样的作秀能够逼迫纪委去调查处理而不拖沓,那么这样的作秀还是多多出现得好。但是作秀的背后影射的问题依然令人担忧。屡次举报而不得重视,作秀之后纪委还告诫媒体“不用太关注”,如此体制着实令人担忧。——胡倩

为什么什么都要说成是作秀?把自己的丑事说出来能对自己有多大好处?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么他只是想借助舆论的力量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我们就不要在说什么作秀了,否则,以后没人敢做了。——汪兰

是不是作秀我不敢评价,在这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世界里,对谁都不敢有十二分的相信。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只能说是我们的正常行政机制出了问题,所以周文彬才不得不采取这种非常态的手段来达成目的;而我们的司法体制不能保证公平和正义,所以才会引起网络舆论的警醒和围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管他作秀与否,都应当引起社会和司法部门的重视,而不是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不用太关注”。说这样的话,简直让人疑心他的动机!——西铭

一个人做了错事,去向法律机关自首,法律机关不先查问题,就说人是作秀,是情绪激动,好不可理解啊!——龙在天

作秀?一个官员敢于直面自己的罪行,敢于主动去纪委交代问题,就算是作秀,也比那些藏着掖着只想再多贪污点儿钱的人强吧?如果这是作秀,我倒希望更多的官员去作秀。——李特

此君胆识过人,只希望这场通过媒体作出的“秀”在达到一定的效果前,不要太快淹没在迅速更新的信息洪流里。最终变成大费周章地反映“很正常的问题”,到头来作用更小,代价更惨重。——杨弼麟

作秀,已经司空见惯了!有些事情很平常的按着大家不言而喻的“道路”走着,又有多少人去管,又有多少人会去报?谁敢报?谁信任谁?在我看来还是自保的好!——王顺利

这种秀多多益善。那些指责别人作秀的人,都是低调捞钱的人。——杨菁

不知道是世界变化太快,发展得我认不出他,看不出人家的本意来。还是我一直如此笨拙,琢磨不透人们的意图。那首歌写得真好“原来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于是,我还是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一切光怪陆离的生活都请远离我。特别是作秀当光荣、贪污当骄傲的事儿。——潘昕妙

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投诉无果,这样的做法也是值得赞扬的,他为什么要作秀呢? 难道他是违反国家法律了之后,自首算是作秀?——易坤

我感觉作秀应该是一个中性词吧,为什么现在变成了一个贬义词呢?作秀是表现欲很强,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只有不是谎话连篇、触犯法律有何不可!但是该踏实的时候还得踏踏实实做事,什么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还是应该有分寸。纪委当然不能说瞎话了去急于表现了,这个是必须的。——张欢

把官员的检举当做是“很正常的反映问题”,真不知道这些有关部门的眼里什么才算是举报,周文彬的这次所谓的“作秀”其实并不是作秀,如果不是这些有关部门对贪污腐败问题的不重视,周文彬并不需要利用微博进行直播,检举腐败尚且艰难,反腐岂不是“难于上青天”?腐败是我国的一大问题,媒体首当其冲需要大力关注的,而亳州市纪委信访室主任却希望媒体不用太关注,是纪委把事态看的太轻还是害怕媒体揭发。——高欣婷

来宾制作职业装

九江西装定做

长乐职业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