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会齐换帅国有大行人事调整将至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7:49 阅读: 来源:密度计厂家

“三会”齐换帅 国有大行人事调整将至

酝酿已久的金融监管高层人事调动终于在10月29日揭晓。

10月29日,中国三大金融监管机构——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集体换帅。证监会原主席、党委书记尚福林任银监会主席、党委书记;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建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树清任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执行董事项俊波任保监会主席、党委书记。

郭树清、项俊波两人调离之后,建行、农行董事长职位出现空缺。这意味着,国有大行管理层的人事调整将继续展开。

从“运动员”到“裁判员”

“我下过乡,做过工人,又干了银行,搞过企业,当过地方官,从运动员到裁判员,又从裁判员到运动员,周而复始,这才把自己锤炼了几下子。”上周,刘明康在卸任致辞中,对过去八年银监会岁月,表达了欣慰,也表达了感激。

8月28日,刘明康迎来65岁生日,按照惯例,这是部长级官员的退休年龄。刘明康退休之后,他的继任者是来自证监会的尚福林。他将成为银监会历史上的第二任主席。

现年60岁的尚福林曾在央行系统工作多年,曾任央行副行长。2000年曾出任农行行长,于2002年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主政证监会期间,推动了影响深远的股权分置改革。

接任证监会主席一职的郭树清,55岁,为人豪爽,不拘一格,是典型的技术型官员,曾两度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并参与过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经济体制改革方案的研究和实施。

郭树清既有部委任职经历,又有地方工作历练。1998年至2001年期间,郭树清曾出任贵州省副省长,此后,在央行系统工作四年。2007年,在建行最困难的时期,郭树清空降至建行,带领建行完成股改。

保监会原主席吴定富也同样因为年龄原因退休,接任者是年富力强且与吴定富一样在审计署系统工作过的项俊波。

项俊波现年54岁,北大法学博士,作风强硬果敢。2004年调任央行副行长之前,曾任审计署副署长一职。

与郭树清类似,项俊波也曾从央行副行长职位上空降至国有银行出任第一负责人。当时农行正处于困难时期,四大行唯独农行没有上市。2007年空降农行后,项俊波充分展现了敢作敢为,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在其治下,农行于2010年7月A+H股上市,募集资金创下全球纪录。

监管者历练之路

细究三会新掌门人的履历,可以发现他们有相似的经历:都在国有大行担任过第一负责人的要职。同时也都有央行工作经历。

其中,尚福林在2000年2月至2002年12月期间出任农行行长;郭树清在2005年3月至2011年10月期间出任建行董事长;项俊波则是从2007年6月至2011年10月期间出任农行董事长。

从任职期限上看,郭树清在国有大行的任职时间最长,超过六年;项俊波次之,超过四年;尚福林时间最短,但也接近三年时间。

“在国有大行的工作是一个历练的过程。”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四大行本身就承担着宏观调控的职能,一直和中央银行等监管机构相配合。

而对于这种从“运动员”到“裁判员”之间的身份转变,刘煜辉认为,这种从金融机构直接到监管机构任职的情况在国外也十分普遍。“二者是相通的。”

举例来说,美国财政部原部长保尔森出任公职前就是高盛CEO;而保尔森的前任鲁宾也曾是华尔街从业人员。

当前中国的金融业结构依然是银行业占比最重,因此,主要监管者有坚实的银行业背景自是在情理之中。

公开资料显示,除保监会第二任主席吴定富以外,三会的历任主席均有担任国有四大行行长或副行长的经历。

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给世界经济带来深刻变化,金融监管的地位和重要性也变得更加突出。

刘煜辉表示,金融监管是高技术性岗位,对专业性要求很高。

有理论的储备,也必须有实践经验的支撑。尽管国外正在经历去杠杆化的过程,但国内金融业创新仍明显不足。因此,如何引导金融创新朝健康方向发展就成了考验监管者智慧的课题。

这种理念之下,基层的工作经历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有了机构工作的经历,监管方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掌控一家国有大行,上承宏观政策,下接实体经济,身处这一职位的人对中国经济的理解自然更客观贴切。这种对经济与金融的理解,较难从其他渠道获得。因此,国有大行董事长一职往往被看成是培养行业监管者的最佳历练岗位。

推进改革使命

三会新掌舵人在履新的同时,也迎来推进若干重大监管改革的议事日程,市场对他们也满怀新的期待。

中国金融体系中,银行业素来最为强大。在刘明康时代,银监会建立起了一整套中国银行[0.00 0.00% 股吧 研报]业的监管体系,这套体系在全球范围来看也是领先的。

而随着新资本[1.05 0.00%]协议在中国落地,从2012年开始,银监会的新四大工具开始执行。如何使这套先进的监管指标体系在银行业中推而广之,将是尚福林上任之后的首个任务。

若从中长期角度看,谋划中国银行业试水利率市场化,改变当前银行业中单纯追求规模、速度和市场份额扩张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将是尚福林推动银行业持续改革的重中之重。

郭树清赴任的证监会,可谓是承载期待和争议最多的部门。当前资本市场低迷之时,如何保护投资者利益、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是投资者的广泛期待。

尚福林的9年耕耘为郭树清打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现在的资本市场在深度和广度上已经大大超越了本世纪初的水平。不过尚福林也留给郭树清三本刚开了个头的作业:市场化发行、新三板和国际板。

市场化发行改革已经取得初步成果,但如何逐步淡化行政审批,实现完全意义上的市场化发行供给,这恐怕是一个长期的课题。

新三板的定位是统一的场外市场,即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底层制度安排。它的难点在于如何处理与各地分散的股权市场和产权市场的关系,证监会志在“统一”,但力图发展地方金融实力的一些地方政府可能不会放弃博弈。

国际板的问题更为复杂,其根本性意义在于突破人民币资本项的管制。郭树清在外汇局任职经历对此应有助益。

刘煜辉则认为,郭树清到任证监会后,推动债券市场的发展或将是其工作的重心之一。“中国的债券市场发达程度还远远不够。”

保险业一直以来发展相对缓慢:目前保险公司规模刚刚突破5万亿元,远不能和银行业相提并论。保险业期待跨越式发展。

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和金融环境日益严峻下,保险业仿佛已进入冬天:业务增长和业务模式转型面临巨大压力、资产负债匹配难度加大、投资收益锐减、风险因素增加、市场秩序仍有待规范等。

审计和央行工作的背景,让业内对项俊波主政保监会后,出手医治市场痼疾、查处保险案件、化解保险风险、构建保险诚信监督体系等方面有所期待。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项俊波可能会在保险业亦掀起一场审计风暴,保险业长期以来在数据真实性等方面的老问题或将得以根本改观。此外,项俊波的农行经历,将有助于推进银行和保险的深层次合作和发展。(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西储柜

成都露点测试仪

成都850水泥支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