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积极探索转型路子煤焦老板的转型冲动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48:10 阅读: 来源:密度计厂家

山西积极探索转型路子煤焦老板的转型“冲动”

金融危机冲击下,80%外输的产煤大省山西,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曾经全世界如饥似渴的能源,随着金融危机的冲击跌到谷底。

过度单一的产业结构不再能使人满足。2008年9月以后,伴随着金融危机和产业结构调整,民间资本流向发生改变,调查显示,民间资本整体下降9.8%,能源产业中约11%的民间资本逐步转向非能源产业。

煤焦行业如何转型,山西政府正在摸索,山西的煤焦老板们也一直在寻找。在这条路上,有的刚上路,有的已经倒下。

“努力探索走出一条转型发展、安全发展、和谐发展的新路子。”今年3月10日,全国两会山西代表团审议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对山西发出这样的期望。

一座山的转变

绵山、闫吉英,闫吉英、绵山,究竟是谁捧红了谁。这是介休百姓在茶余饭后最乐于谈论的话题。的确,如果没有闫吉英,绵山可能还和15年前一样破旧,反之,闫吉英可能也和山西众多煤焦老板一样“平庸”。

煤企转型,闫吉英是山西样板。这个煤焦大王第一次和旅游行业产生联系是在1995年。

介休绵山,曾因年久失修几近消失。随着闫吉英的介入,才得以成为步步有景、景景有典的名胜古迹,再次向世人展现出它独特的个性。

最先开始与绵山结缘,是在介休市政府的“摊派”之下。当年,介休市政府有意修复绵山云峰寺大殿,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找到闫吉英拉到200万元赞助,在绵山上修复了云峰寺大殿。

200万元巨资投入后,跟前建筑的破旧就显得有些不堪入目。随地可见的土坯砖、断成两截的柱子、塌掉半边的建筑,与富丽堂皇的新庙宇相比,包括闫吉英在内,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到不是滋味。

“老闫,你把绵山开发了吧。”张怀文对闫说了一句话。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闫吉英竟然同意了。消息一经传出,坊间好不热闹,诸如“有钱烧的慌”、“纯粹的暴发户,往绵山这个无底洞扔钱了”之类的话题把闫吉英和他的三佳集团推到了风口浪尖。

时至今日,三佳集团总经理王建镇都在为闫吉英当年的举动感到吃惊。“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集团内部高层都有其他看法。”王建镇对《山西青年报》记者表示。

随后进一步的开发,投入的钱也越来越多。据三佳集团副总经理杜国华介绍,每次追加投资的时候,都要开少则几次、多则十余次的会议来决定。

“每次开会决定的时候,也是闫总给我们洗脑的时候。”王建镇说,闫吉英会拿各国各地的例子来给自己的员工讲解。

慢慢地包括高层在内的员工,开始意识到开发旅游业有前途的时候,1999年首个五一黄金周的出现,让绵山一下子火了。

1999年以前,绵山每年的上山人数仅为3—5万人,而仅在一个五一黄金周就达到了史无前例的6万人。

三佳对绵山的投资也愈发大手笔,从最初翻修一座庙的200万元开始,闫吉英已经为绵山投入了10亿元之巨。

“冲动”的背后

张怀文随口一问,闫吉英当即答应,这一太过随意的决定直到数年后人们发现他的眼光之远。

闫吉英当年决定投资开发绵山的时候,正值山西省各地大兴焦化厂之时,焦化企业在全山西省遍地开花。

“当时人们衡量一个地方是否发达,就是看当地烟囱多不多,冒不冒烟。”杜国华说。

过多的焦化厂造成这个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能源产业的发展瓶颈越来越多,随着国家环保等政策的逐渐完善和要求的进一步加强,炼焦煤资源的逐步减少和衰竭,替代焦炭和煤化工产品的也开始出现并应用。

“这给焦化企业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带来了一定的限制,并严重影响到焦化企业的发展和生存。”王建镇对《山西青年报》记者说。

事实上,闫吉英第一次投资修庙的时候,便安排专人在国际和国内咨询和市场调研、考察,自己也曾在国外待了三个月的时间进行考察。

“根据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精神生活的需求,预计2000年旅游服务业将走向兴盛。”专家的预测更坚定了闫吉英开发绵山的信心。

在闫吉英看来,“绵山开发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既造福子孙后代,若干年后又给国家留下一批不可估计的财富。”而且在当时旅游产业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朝阳产业,不需要消耗能源,无环境污染。

最终三佳集团上下达成了这样的共识,要将发展旅游产业作为关系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战略任务,把目光投向了绿色环保产业,真正实现了企业的产业转型发展。

从高耗能到高科技

投身旅游产业和第三产业,是大多数煤焦老板的首选,但闫吉英的转型步伐并未停止。

开发绵山后,三佳在介休的江湖地位也开始动摇。当年,三佳的老本行,焦炭市场在进入21世纪以来,产量过剩,大大超过了市场的需求量,焦化企业在互相压价的恶性竞争中,行业利润空间逐步缩小,最终大量企业倒闭。

在外界看来,三佳当时已开始走下坡路,王建镇介绍,介休市每年都会根据当地企业的经营状况、纳税额度,举办一次评奖活动。以前三佳在这个活动中的排名,一直是前两位,要输也是输给当地唯一一家上市企业安泰集团。

而在2003年、2004年间,三佳的排名落至3、4名,位置已被一些后起之秀取代。这显然是三佳集团不愿意看到的。

其时,开发绵山虽然获得了成功,但并未给三佳带来盈利。王建镇说,“绵山目前只给我们带来了名气,但是我们老本行的地位却在下滑。”

再次转型还是继续扩大自己在焦化产业上的投资,成了摆在三佳面前的一道选择题。这一次,闫吉英这个不善言谈的掌舵人,再次向自己的员工及同行展示了自己独到的眼光。

2005年,闫吉英在北京考察期间,第一次了解到了有机硅单体及深加工项目,并进一步通过中国化工协会进行深入了解了项目的相关情况。

随后闫吉英作出的决定让陪同人员吃了一惊,他决定放弃此前决定的项目,上马有机硅单体及配套的深加工项目。

“之所以选中有机硅项目,关键在于这样的高科技项目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现在市场化过程加快了,促进能源行业的增长方式与发展模式必须重新调整,只有加快技术创新、结构创新,向高科技项目进军,企业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闫吉英看中的,正是科技高附加值。

目前,三佳集团已经拿下了100平方公里的硅矿资源,年产6万吨有机硅单体及配套的深加工项目也已经建成。

“6万吨有机硅项目的收入,相当于150万吨产能焦化厂的收入。”王建镇说,“在外界疑惑目光中,我们三佳已经完成了二次转型,进军高科技产业。”

转型高科技,不难看出闫吉英想甩开煤焦的决心。

愿为梦想买单

数年的选择,让闫吉英避过金融危机。少了闫吉英的先见与阅历,大多数煤老的转型还在探索之中。

孝义煤老板魏爱红在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后,在去年,关掉了自己最后的两个涉煤产业洗煤厂,和丈夫一起转投其他行业。

转型路上,夫妻俩各奔东西,和丈夫选择的朝阳产业物流业不同,魏爱红却想着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 “12岁的时候学的画画,那个时候我就想着有一天能够穿上自己设计的衣服,别人能穿上就更好了。”

在以前搞煤的时候,魏最大的爱好就是逛商场,不同于其他煤老板的看上就买,她在购物的时候更关注于服装的设计和材质,“设计服装的梦我一直都在做。”

最初魏爱红对身边的人提起自己的想法时,反对的声音随即而来。朋友们都在劝她,“坐在家里打麻将就是了,搞什么服装,要不就加盟一个专卖店算了,自己弄多累了。”

这个自称打麻将十次赢九次的人,显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梦想,并于2007年8月注册成立了紫轩听雨时装有限公司。

“我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实现自己的价值和梦想。”

梦想的实现并不轻松,刚上路的魏爱红便遇到了诸多困难,“成立将近两年的公司,魏爱红每月还得再贴补20多万元。”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

在孝义这个以煤焦为主导产业的内陆县级城市,地域的缺陷在魏爱红的企业身上充分得以体现。

“人才,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我自己根本忙不过来。”魏爱红说,事实上困难远不至此。在孝义这个地理位置偏僻的内陆城市,交通并不太方便,信息相对闭塞,与时尚元素接触缺乏先天的条件。

“困难很多,但我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推广自己,先让孝义人都知道这个牌子,然后再尽快走出去。”按照魏爱红的想法,今年便要在天津塘沽开一家分店,从而实现自己进军“东方巴黎”上海的愿望。

在谈到可能遇到的困难时,魏的语气显得异常坚定,“舍得舍得,不舍不得,我愿意为自己的梦想买单。”

金融危机的例外

在金融危机的席卷下,山西省煤焦企业受到的冲击最大,停产、限产后多数煤焦企业应声而倒。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冲击中,三佳集团是个例外。能够避开金融危机,得益于三佳的两次转型。“焦化厂受影响最大,我们便将员工调度到了公司的其他产业去。”王建镇说。据了解,共有1123名员工从公司焦化厂,被统一分配到绵山风景区和正在建设中的有机硅深加工项目工程中。

十几年过去了,绵山在三佳公司的投资下,开发治理,成效显著。而随着清明寒食节的举办,更为绵山增添了新鲜的内涵。介休作为清明节的发祥地,绵山作为无数人向往的旅游景点,更是得到了海内外人们的关注。

两次转型之后,闫吉英被省政府称作是转型发展的典型。2008年11月15日,时任代省长的王君在该集团调研时表示,“三佳集团的项目就是转型发展的一个好项目。”

成功转型的典范

山西在转型

大胸图片

巨乳肥臀

欧美美女图片

美女人体艺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