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媒称世界面临生死时刻

发布时间:2020-07-13 21:33:24 阅读: 来源:密度计厂家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期刊文,题为《刀锋之上》。文章指出,世界经济在全面崩溃和全面拯救之间取得了危险的平衡。目前有4个因素可以将其引向灾难,也有4个因素可以将其拉回正轨。文章如下:

2012年对欧洲来说是紧要关头。如果他们继续犹豫下去,欧洲的政客们将很快对这个大陆的经济和金融未来失去控制。经过了2011年的兴奋之后,中东一些国家在复杂的政治交替中将面对事关成败的关键一年。甚至因为收入不公,或者概括地说,“系统”公正性的问题,美国社会也从麻木中惊醒了。

所有这些都越来越显示出,世界经济在未来几年中将经历一条双峰曲线。一方面,及时和有前瞻性的政策措施将有助于恢复,并把世界送回增长快、就业增加、社会更公正的轨道上去。另一方面,政治紊乱和金融去杠杆化可能导致经济碎片化、更高的失业率、贸易战和社会动荡。

为了阐明现在的关键问题,我将在下面试图找出4个可以在接下来几年中搞垮世界经济的因素,以及4个可以使其更加稳定繁荣的因素。让我们希望领导人能做出正确选择吧。

最坏的情况

欧洲经济和金融碎片化:到目前为止,今年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欧元区的无序倒塌。这会使经济和金融活动在欧洲大陆上陷于停滞,导致大量出现企业破产、银行挤兑,摧毁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其他国家,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都会在国际贸易、信用紧缩和可能导致投资者套现的风险规避中被影响。欧元区的完全倒塌将会是混乱的、严重的灾难。

中东的混乱:如同《纽约时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其最近的专栏文章中所说,现在有两类不稳定国家:在高压下内爆和外爆并且影响整个地区的国家。伊朗和叙利亚属于后一种,而且两个国家都因为内部和外部的发展濒临沸点。这两个国家的不稳定性越大,地区传染的风险和与此对应的令人担忧的全球反弹就会越大。这可能会导致油价暴涨,进而引发全球滞涨。

中央银行枯竭:到目前为止,各大中央银行采取过的非传统措施在避免发达经济体债务紧缩和经济衰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此过程中,银行把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扩大到了以前不可想象的水平(英美扩大到GDP的20%,欧洲央行扩大到30%)。没人确信知道,这些负债表能安全地扩大到什么程度,这样做的附带损害和意外后果会是什么也不清楚。但清楚的是,我们正航行在未知水域,而且由于这是政策唯一允许的手段,整个世界难以承受中央银行失去信用和效力的情况。

社会动乱:由于社交媒体技术使得大范围合作成为现实,全世界都见证了令人惊叹的、旨在获得更大社会公平的草根社会运动:阿拉伯之春、西班牙的“愤怒者”示威、美国的“占领”运动、以色列的示威以及希腊和意大利的反紧缩骚乱。为了合法诉求而走到一起的这些人们,现在需要应对从抱怨过去转换到建设美好未来的挑战。这种转换拖的时间越长,遇到挫折和转向暴力的可能性越高,政府也将采取不恰当的措施。

最好的情况

为欧洲“重新奠基”:法国和德国已经着手加强重构和重组欧元区的基础,法国总统萨科齐把这称作“重新奠基”。到目前为止,这种努力也缺乏热情,因为要实现的目标太多,而手上的工具太少。通过更大财政和政治一体化并应对银行的脆弱性这些途径来更加专注地努力加强欧洲的核心,那么欧洲和整个世界都会受益。可能的结果——欧元区变得更小更强健,更多地关注德国和荷兰而不是希腊和葡萄牙——去除影响投资和创造就业的主要不确定性。

美国的“人造卫星运动”:美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最好的火车头。但是美国的活力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政治争论的威胁,这种争论削弱了试图消除发展阻碍的努力。美国人需要的是像1957年苏联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以后那样,整个美国社会团结到一个共同的梦想和目标上来。2012年美国经济上的“人造卫星运动”将会除掉发展的结构性障碍(包括住房、公共财政和信用方面),释放目前受到牵绊的金融力量,激活企业家精神。“后人造卫星”时期的工作将会围绕教育、基础设施、创新和其他有助于长远发展的事业。

党派政治和解与领导力:世界上许多经济问题持续并加深,但并不是复杂的技术问题引起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今天的病症是由于政治紊乱和领导不力引起的,这俩个问题都导致不能采取困难但必要的决定。看看美国国会是怎么搞掉奥巴马总统的就业提议的。结果是整个系统自食其果。幸运的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主要国家都将在今年举行大选,使公民有机会向选举出来的代表传递信息。信息越清晰越紧急,不断斗嘴的政客们越有可能克服真实存在或无中生有的各种传统,为现在的人们和子孙后代做出正确的选择。

给新兴消费国松绑: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与欧美相比正处在非常不同的位置。由于储蓄率持续处在世界高位,这些国家的居民有钱但是缺乏消费意愿。他们的这种行为是两种情况的复杂反映,即提供社会服务的不确定性导致的自我保护,和政府政策重生产而轻消费。通过改变后者,比如加快汇率系统自由化和调整税收与补贴的平衡,新兴经济体将会对全球增长和贸易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世界经济面临在未来几年中都面临不确定的前景。既可能走出现在的阴影,实现经济繁荣、就业增加、社会公平,也可能滑向失业增加、社会不公、金融不稳定和贸易战的境地。这些现在都不是确定的,因为领导人们还有许多的能力来引领局势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就像欧洲所表现的那样,他们犹豫和争吵的时间越长,政策越有可能失去有效性和可信性。(记者 林杉)

昆山订制西服

金华工作服定制

贵阳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